冥录人设图【1】

考试前一天的语文课上闲的没事在卡纸上画图,画着画着就摸出了一张墓葬大人【?】

草率至极,然后考完试修改了一下自我感觉还可以就扔到空间上去了,今天才反应过来【网易LOFTER上面还没扔啊】然后果断回博客扔图……

做好心理准备!!

我自己也知道画的很差!!


先放整体图。不要质疑我纸的颜色,我发誓是青色的。


局部图一,我承认木鱼是百度来的,右手很草率,然后僧袍啥的……自由发挥吧!

衣褶啥的都去死吧哈哈哈哈杀吧死吧疼吧


我就是这么一个自己手残也要把别人画成手残的人!

脖子大概有点细?耳朵小了点然后没有阴影。

脖子上那串类似于佛珠的东西直接用圆珠笔画,连...

冥录【人物介绍】

写了快三万字才想起要有个人物介绍的我……

快来夸我好勤奋!

这次发的人物介绍应该只是一部分,因为还没想好其他非主要人物的属性啊占的篇幅啊之类的,毕竟新改版嘛有些东西还需要重新思考、排版。

但我依旧很勤奋!

吸师父徒弟大法!



宇亦

*姓氏不明故而身份不明。

*我不是僧人,真的。

*警觉程度max。

*绝对信守诺言。

*在睡梦中被吵醒会很不开心。

*被泊吐槽身高会更不开心。

*开心的事就是在出行后回家躺在床上把床幔【加厚】拉得严严的睡觉。

*情感表达障碍型。

*路边看见受伤的动物会抱回家养伤然后再放归。

*格外擅长吓唬不听话的熊孩子。

*对你恶作剧是和你混熟...

冥录【八】狡狐

在六月最后一天安全回来更新!

期末了所以这几天就没法码字啦。

暑假归来!


        三天后。

        “我刚才见鹤渊族的人在四处贴告示呢。”泊大大咧咧撩开藤蔓走进不知是不是庙的破庙,把肩上扛的一袋果子尽量轻地放在地上,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根支楞着的东西扔给夕凰,“你那个簪子我又找回来了。”

        夕凰用指甲刮掉簪子上的泥土,“你不是说要给我再买一个吗?”

        泊哼了一声,“你不是说你还...

冥录【七】三人行?

终于还是赶上了月更啊!

还在思考这个月自己怎么写这么慢然而刚刚才发现WPS上实际写了五页,原本内定是一章四页的,写着写着就输错了……

大概是乱写的一章?

内容杂乱啊哈哈哈。

三白,夕凰真的不傻!到后来你会发现每个人都是有脑子的!


七、三人行?

        宇亦在一阵颠簸中醒来,在他的潜意识中自己好像被安放在一块底下安了轮子的木板上。木板上盖了一或两层略厚的毯子,头下还枕着个布包,里面大概也是衣物一类。他十分自然地在木车上换了个姿势躺着。天刚蒙蒙亮,他能十分模糊地看见前面有一个有点熟悉的身影正代替了牛马的职责拉车。拉车人身边还有一个...

冥录【六】二人

不晓得消失了多久,今天来证明我的存在感更新一次。

要走月更路线?


六、二人

        咚!

        “蔷,你带着慕幽无幽到内室里去,这里交给我来应付!”一装束高贵但外表略显狼狈的青年男子一掌击倒一个杀到他面前的兵士后,回头朝着身后喊道。他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和一大一小两个孩童。火光映红了他的半边脸,看见妻儿脸上的担忧、恐惧,他心里如同刀割一般痛。

        “快回去,你们在这里我不放心!”看见妻子迟迟不肯行动,青年男子的声音温...

冥录【五】中空

啥都不说了,就来个高能预警……


五、中空

        黄昏之际,宇亦擦了一把头顶的汗,望着火堆旁那堆积得如同小山一般的已经烤成干粮的熊肉和一只完整的烤兔,他长出了一口气,揉了揉干涩的眼睛,从地上站起来拍拍已经坐麻了的双腿,远离木柴上舞动的火舌散发开的一波波热浪,撩开破庙门口的那一层藤蔓到庙外去吹吹凉风。

        ——他不喜欢太冷,但更讨厌太热。

        太阳的一半隐藏在了绵延不断的殁魂岭后,剩下的一半是赤金色的,殁魂岭的黑色影子被印在上面,...

冥录【四】弑熊

四、弑熊

        宇亦知道,人喝醉后一觉醒来可能会忘记昨天发生的事俗称断片,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喝醉了一般,完全不知道昨晚自己是怎么走进这个破庙,并倒在那个潮湿的角落的。一早晨起来浑身上下酸疼,脖子也落了枕,满身的泥水都凝固在皮肤上变成了一层沙土颗粒,宇亦动一动它们从皮肤上纷纷掉落,可却总有细细的一层砂连擦都擦不下去,使宇亦感觉如同浑身长了虱子一般难受。

        晨雾如同半透明的轻纱一般缠绕在山间,灌木丛中的所有蛛网上都沾了一层细密的水珠,坠得蛛网微微下沉。微凉的风拂在宇亦身上使他感觉精神一振,...

2017新年贺文.第四波.玫瑰【泊宇】

这是去年夏天就开始写然而因为丢了一半所以有了阴影所以一直到现在也就不到三千字的泊宇……

时间轴是明朝【?】

麻辣鸡泊是锦衣卫一枚

宇亦兄是什么鬼我不会告诉你们的哈哈哈哈

没了

懒得再说并且凌月前辈在催评论

所以自己看咯

我才不要排版!


ROSE·NIGHT

他不喜欢鞭子抽打在那一个个痛苦的肉体上的声音——撕裂声混合着呻吟、哀嚎与求饶声,像来自与地狱的死亡的音符,一刻不停地敲打着他暴躁、易怒的神经——终于还是招供了吗,两个没骨头的爬虫。他枯黄色的双眼扫了一眼那两个背部血肉模糊近乎于昏厥的囚犯,脸上写满了轻蔑。

当他在暗夜中悄无声息地打开牢...

2017新年和文.第三波.冥录【三】

已经懒得写分割线了……这篇比较差且十分混乱……凌月前辈您将就看吧……


三、雨夜

从梦魇中醒来时,宇亦感觉脸上毛茸茸热乎乎的,有温热的液体从自己脸上一路流到脖子上,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宇亦翻身起来,脸上的东西顺势掉在了腿上。他甩了甩头,眼前是一片闪烁的金星,天旋地转。待到视力基本恢复后,他瞟了一眼自己腿上的东西,便直接愣住,大脑一片空白,不知这是怎么回事。

一只背上的皮被强硬撕开几乎把骨头都扯出来的兔子躺在地上,双眼无神,浑身的毛发被血粘在一起,看起来还是只不小的兔子。

宇亦忽然想起了之前脸上的那种液体流动感,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果不其然蹭得满手都是热乎...

2017新年贺文.第二波.冥录【二】

转眼就又到第二波了啧啧,恩的确可以发现这次新年贺文的量比较少,但是质量要比上次的好一些【?】额……希望是这样的……


~~~~~~~~~~~~~~~~~~~~~~没错这又是分割线~~~~~~~~~~~~~~~~~~~~~~~


二、不祥

        他很清楚自己吸入了狼身上的死气,依他的身体状况不一会就会昏过去。也知道现在就算一个三岁孩童,只要有一把小刀就能轻易结果了自己。于是他也干脆什么都不管了,放松下来,倒在地上,闭上眼睛。

        他做了一个梦。梦境一开始让他感觉恶心,...

© dust / Powered by LOFTER